【周末特刊•人物】坚守初心,超越“痕•迹”——访汪炳璋教授
发布时间:2015-11-13 浏览次数: 文章作者:宣传部

编者按:近日,由合肥亚明艺术馆策划,安徽建筑大学、合肥工业大学、安徽师范大学、安庆师范学院等主办的“版画艺术进高校、公共教育推广项目“痕迹”——汪炳璋、谢海洋、纪念、胡卫平版画四人展”在安徽建筑大学艺术馆开幕并展出。

安徽建筑大学是汪炳璋教授曾经工作的地方,这里作为展览的最后一站对汪教授来说自然是意义非凡,颇有感触的。汪教授的版画作品极具生活气息和自然之趣,色彩与造型的自由组合总能在视觉上震撼观者的心灵。观展之余,汪教授在百忙之中接受了安徽建筑大学广播台记者的专访。

记者:汪教授,您好,“痕迹”这次画展已经吸引了很多观展的同学,但是许多非艺术类同学并不是很了解版画,您能不能首先给同学们讲一讲一些关于版画的历史与创作?

汪炳璋:版画在我国有着上千年的悠久传统,安徽也是版画的大省,早在明清时期便以精湛的艺术形式独树一帜,被郑振铎先生称为是一个光辉灿烂的时代。在明万历十年就有许多版画精品出现,徽派版画艺术,成为徽文化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建国之后,尤其是赖少其先生在六十年代初期带领的我省的一批版画家,如郑震先生、周芜先生、师松龄先生、陶天月先生和林之耀先生这些人创作了一批尺寸比较大,而且在全国具有很大影响力的一批作品,这些作品被版画界的前辈古元先生、李桦先生称为新徽派版画。

如果说明代的版画是中国安徽版画的一个高峰,那么六十年代的赖少其先生带领的这一批人创作的新徽派版画,应该是安徽版画的第二个高峰期。我们作为在新徽派之后的一批安徽的版画家,大多毕业于专业院校,特别是在八五新潮之后,各种文化思想对艺术的影响势必也影响到版画创作,安徽的这一批版画家在继承徽派和新徽派版画艺术的基础之上,也进行了一些艺术上的新的探索,目的是为了更好地传承和发展徽派版画,我们的老师广军先生也曾经希望我们能把版画艺术在高校里面做一些展览,这样的话让大学生近距离的接触到版画艺术,对版画艺术的发展应该是起到一个积极的作用的。

记者:版画的创作过程又是怎样的呢?

汪炳璋版画是在继承传统艺术,借鉴民间艺术以及外来创作经验的基础上,以其特有的艺术魅力而独树一帜的。版画是具有复制性的艺术,作品在形成的过程中需要经过较为复杂的一个制作过程,需要刻印的复杂程序,这就要求版画家具有情感和体力上的持久力。这一过程无疑为版画艺术语言个性化的塑造提供了更多的可能和更为有力的条件。从这个意义上讲,版画在追求自身艺术个性的同时,具有比其他画种更多的优势。在二十世纪的五六十年代,报刊大量的刊载了版画作品,这无疑培养了一批具有普及性的版画受众。当下,版画作为一种高雅的艺术品种,应该对版画的高端受众进行更多的美学的引导与培养,以带动版画文化的整体水平,毫无疑问大学是文化传播的最好平台,也就是这个原因,我们举行了版画艺术进高校巡回展的主题活动。

记者:那么这次画展将给大众传递怎样的信息,又有着怎样的现实意义呢?

汪炳璋亚明艺术馆策划的把版画艺术进高校作为一个文化推广项目,是从今年三月二十七号开始先后在合肥工业大学、安徽师范大学、安庆师范学院和安徽建筑大学进行了巡回展出,所到之处受到了大学生的热烈欢迎,观众非常踊跃在展览现场跟版画家进行了一些互动,也召开了一些学术上的研讨会,这种广泛的交流对推广版画起到了非常积极的效果。我们学校是最后一站,也是收官展出,安徽建筑大学曾经是我工作的最后一站,这次展览在这里作为最后一站我感到非常有意义,因此也非常珍视这次活动。

版画艺术进高校巡回展的主题活动内容包括作品展览、学术讲座、技法演示和现场辅导等主要内容,将其融入到校园文化中,并使同学们零距离的接触到版画艺术。在版画开幕式上,我们准备了木板和木刻刀,让每一个参与的观众都拿起木刻刀,在板上随意地刻画痕迹,我们来参与这个活动的同学有一两百人,每人都留下了一个宝贵的痕迹,这个就是一种版画的活动实践,我认为这是一件非常非常宝贵的共同创作的作品。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件作品将越来越会凸显它的意义,每个人只要参与到这个活动中来,拿起刻刀,刻下痕迹,他一生中能记住,他参与了这项版画创作。这件作品现在已经捐献给我们艺术学院作为长期保存,凡是参与这项活动的,每个同学每个老师每个朋友每个观众每个来宾在他们的心中深深地埋下了版画的种子,这就是文化传播的力量。所以说对推动高校的人文健康有力的发展都将产生积极的影响。

记者:您在作品创作的时候主要的灵感来源是什么?

汪炳璋这次参加展览的还有其他三位版画家,都是我们省版画创作队伍中的中坚力量,都是卓有成就的版画家,这次都拿出了精彩的作品参展,我们共同创作的一个基础,就是从生活中获得的创作灵感。

记者:那您是怎样理解艺术源于生活这个问题的呢?

汪炳璋 艺术和生活的关系按照我的理解就是生活给我们提供了一些创作的冲动和表达因素,我们应该更好的表现生活,而不是再现生活。通常说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我的理解就是是表现而不是再现,表现更多的含有一种创造的成分,再现就是描摹生活。这种创造的成分相对弱一些。

记者:参加这次画展的四位版画家在画法上风格各异,您对此有什么样的看法?

汪炳璋:任何艺术作品都有共同的规律,但是在共同的规律之中包含了艺术的个性,如果一件作品没有艺术个性的话就没有生存的意义,所以说这次四个人的画放在一块明显的看出人不同的风格,这种不同的风格也是画家长期以来追求的东西,就是说画家也要追求自己的语言特色,这样他的作品才有个性,才具有生命力。假如四个人的东西都像一个人画的一样,那么这个展览应该是失败的。

记者:那您的作品以后的发展方向又会是什么样的呢?

汪炳璋我一直想追求一种比较平和的,比较自然朴素的画风,我想用比较概括和简洁的语言,关注这个时代,表达所思所想。

记者:我们了解到在版画的创作过程中对工作环境的要求还挺高的,您怎么看待以后想继续版画的创作但是并没有工作室的这些学生呢?

汪炳璋版画创作确实需要一定的条件,但是就我而言我的条件是极其简陋的,你看到我的房间是非常小的,当做一些稍微大一点的版画时,我基本是利用一些假期的时间在一些教室里做一些。平常我自己在这个小屋里做一些尺度比较小的版画。好的版画创作空间条件对于我们刚学版画的大学生来讲不是人人都具有的,这个时候我倒建议可以做一些尺度不是太大的作品。

       

记者:那您是怎么看待育人与您平时的创作的?

汪教授:我所在的这个学校,我所做的教学工作中没有版画专业,没有版画课,应该讲版画是我利用课余的时间在做的一项事情,它与教学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却有间接联系,因为它的审美意识,它的创造性思维方式,都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的教学。

记者:那您可不可以在艺术的学习上,给予我们现在的学生一些指导?

汪炳璋我们这个学校是以设计类为主的院校,没有纯绘画的东西,版画是属于纯绘画的一个画种,没有开设这样的课,同学在学起来的时候肯定会遇到一些困难。之所以版画进高校,也是为了让学生通过这些作品了解版画,认识版画。这也不是我们一个学校的现状,据我所知,在我省高校里,开设版画专业的学校少之又少,仅仅只有一两个学校在开设这个课程。同学们不妨借鉴一些书籍资料,访问一些版画家进行学习。

古人曾有“存于有迹之内,而求于无迹之先”之说,痕迹,即为自然与非自然留下的印记。版画是版画家个体生命留下的印记,是雕版通过印制留下的印记。

通过这次简短的采访,我们不仅领略了老师的风采更是为老师的人格魅力所打动。汪教授有着平和、淡然的生活态度,对版画艺术也一直在坚持着。通过这次展览,另几位版画家使我们对他们和作品有了更多的了解,给我们带来了一次多文化的艺术享受。

为了版画能走的更远,教授依然如故,延续着他的版画之梦。丁伟丰 杨雪松 王安琪; 图:王辉;审稿:胡雯)

人物链接:汪炳璋 安徽颍上人,1977年毕业于阜阳师范学院美术系,1983年中央美院版画系进修班结业。1993年后任安徽建筑工业学院建筑系副主任、艺术系副主任、艺术系主任,曾任安徽建筑大学艺术学院院长,教授、硕士生导师、全国建筑类高校美术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建筑学会室内设计分会合肥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省美术家协会理事。